留言反馈| 投稿专区| 加入收藏| 注册会员|
热门搜索:粮食小麦视频

提示

您还未开通数字报,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!

《诗经》里的植物:踏雪寻梅

2018/3/16 9:54:47王张应收藏

2018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

52.00

  timg (10).jpg

作者单位:农发行安徽省分行  

丁酉年冬天,合肥下了两场雪。  

第一场雪,趁着夜色而来,下在人们的睡梦里,令人猝不及防,惊讶惊喜又惊叹。出门发现,道路两旁的绿叶树一派狼藉,多被大雪压断了枝梢。暴雪成灾,出行都困难,自然想不起去雪地里浪漫一把。  

第二场雪不像第一场雪来得那么凶猛。雪是从早晨开始下的,到中午积雪才完全覆盖地面。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看着地上越来越厚的积雪,忽觉该去做点什么。能做什么呢?当然是踏雪。到雪地里走走,在雪地上踩出自己深深浅浅的脚印。  

漫无目的地行走,或也无趣,踏雪而行该有目标。此行的目标与雪相关,她是雪的同胞姊妹,梅。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”在雪天,很容易想到王安石这首咏梅诗,也极易想起宋代另外一位诗人卢梅坡的《雪梅》:“梅雪争春未肯降,骚人搁笔费评章。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”于是,赏梅闻香之心愈切。  

在合肥,赏梅的理想去处是合肥植物园。那里有一片5000多株梅树的梅园,还有一个培植梅花盆景的梅艺馆。家住合肥城西,离植物园近,去植物园看梅花,算是近水楼台了。  

踏雪并不轻松,走走还得停停。  

在横跨园内小溪的石桥头停步了,目光落在溪畔几棵小树上。是几棵无叶之树,冬日里它们繁华落尽,只剩些光秃秃的枝丫。下雪后,枝丫不再光秃,土黄色树枝被积雪镶上了一条亮晶晶的白边,一副珠光宝气的模样,让人想到金镶玉之说。于众多的“金镶玉”中,突然发现一枝独秀。“秀”是红色,胭脂红,被积雪镶边衬托之后,格外惹眼。那是一根弯曲遒劲的树枝,从树干上孤零零地斜伸出来。它与别的枝丫不同,其他枝丫多是努力朝上伸向天空,它却朝下低垂。稀稀落落的几点胭脂红,懒懒散散地点缀在苍老的树枝上。胭脂红的个头不大,红豆粒似的。深吸一口气,好像闻到了一股清香。再吸一口气,那股清香却没了。毫不陌生,那胭脂红是梅花的蓓蕾。将开未开的梅花,最有韵味,为观赏之佳品。原本打算去合肥植物园赏梅,却在自家门口与梅不期而遇,索性驻足细赏了。  

走近溪边那株梅,盯着枝头花蕾看,似乎要将花蕾看至花开,开出五片花瓣来。那一刻,对梅熟悉又陌生,耳边隐约响起《诗经》中的句子:“山有嘉卉,侯栗侯梅。”梅花从来不是寻常物,三千年前梅便是先民心目中的“嘉卉”,至今梅花仍是中国十大名花之首。与兰花、竹子、菊花在一起时被称为“四君子”,与松、竹在一起又被称为“岁寒三友”。梅的高洁与坚强,总给人以立志奋发之激励。同时,梅开五瓣,象征五福,快乐、幸福、长寿、顺利与和平。这是我熟悉的梅花。至于陌生,在雪地与一株梅相对,平生第一次。  

独立寒雪中,等一株梅开花。久了,有些走神,无端想起我的家乡,那座以梅命名的小城。我的家乡潜山县,县城名字叫梅城。因为梅城,我一直对梅怀有亲切感。其实,在家乡梅城,并不见满城梅花,甚至想看一株梅花也不是件易事。但在小城的空气中,总能闻到梅花若有若无的暗香。  

在这座小城里,收藏了不少关于梅的传说。比如,在梅城,有一条小街名叫梅花小姐。这个带有浓厚脂粉味的地名,会让人相信从前此地有一片梅林,林中还有一位梅花仙子,是她在寒夜里救助了一位迷途的书生。再如,《世说新语》载:“魏武行役,失汲道,军皆渴。乃令曰:‘前有大梅林,饶子、甘酸,可以解渴。’士卒闻之,口皆出水。乘此得及前源。”原来,“望梅止渴”典故发生地,竟在我的家乡梅城,即《三国演义》中多次提到的皖城。  

梅花不是无情物,好生教人起乡愁。在合肥的雪地里赏梅,仿佛回到了家乡那座以梅为名的小城。  


责任编辑:万佩琪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

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

回复
添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