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反馈| 投稿专区| 加入收藏| 注册会员|
热门搜索:粮食小麦视频

提示

您还未开通数字报,数字报会员可免费查看!

栝楼

2018/5/17 14:39:06王丽芳收藏

2018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

52.00

2.jpg

潜山是张恨水的家乡,正因有了天柱山、张恨水这一“山”一“水”,潜山成了许多人高山仰止的地方。缘份这东西真的很神奇,工作关系我结识了一位皖籍作家,他也是潜山人,且名中亦有“张”,且同我一起“草色遥看”诗经中的植物。更巧的是,当我的植物图谱行进至《国风·豳风·东山》时,一种名果臝的草木映入眼帘。果臝就是栝楼,瓜蒌是它的别名,而潜山,就是中国瓜蒌之乡,其天柱山瓜蒌籽风靡四方,据说吃了它益智延年。莫非当年恨水先生爱极了它,才文思泉涌,写下那么多名品佳作?诗经年代,东征归士的吟唱,成了不绝的回响。“果臝之实,亦施於宇”,瓜果藤蔓因无人管理一直爬到房檐下来结果实,家中定一派荒凉、杂乱。由此,归士遥想的这种葫芦科栝楼属植物有了平生第一个名字———果臝。现在,除了正规的名字“栝楼”外,它还有许多别名:吊瓜、苦瓜、老鸦瓜、野葫芦……看来栝楼是一种瓜,只不过与西瓜、香瓜不同,它吊挂在藤架上。从这个角度想,栝楼应该可做观瞻美植的。你若有幸拥有院子,种上一架,秋来架下品茗看瓜,确为美事一桩。翻阅《中国植物志》,得知栝楼的花最好认,白色的花冠边缘呈流苏状,7~11月为花果期。炎炎夏日,栝楼花的流苏随风摇曳,浓浓的波西米亚风挟香而至,你难道不想在此驻留吗?栝楼之实,穿越岁月挂在诗经里古人的房檐上,也挂在今人致富的田野中。据朋友讲,就在潜山,有许多农民大面积种植栝楼。一望无际的田地里排满柱子,拉上铁丝,栝楼的藤蔓攀爬其上。成熟季节,叶子全部落下,剩下无数橘黄色的圆瓜,光秃秃地吊在田间,灿烂一片,夺目壮观。  

栝楼浑身是宝,能润肺、化痰、润肠,治黄疸、便秘等,是中药中的上品。当果实表面有白粉,变成淡黄色时,分批采摘,悬挂在通风处晾干,即成全栝楼;将果实从果蒂处剖开,取出瓜瓤和籽,晒干即栝楼皮;其根冬日掘出后带水磨细,去滓澄清,换水漂至无味后曝干做粉,即《本草纲目》中所说的“天花粉”,也叫“玉露霜”。今人更是在栝楼籽上大做文章,将籽炒熟后,质脆肉满,香气浓厚,是极佳的休闲小食,打上绿色及保健的标签后,价格就比西瓜子、葵花子贵出好多。  

如此妙瓜,还有一个妙处最受女士欢迎———美容护扶。汉《神农本草经》载:蒌的果实可“悦泽人面”,梁陶弘景注曰蒌的果实可以制成膏用于护扶。清代更有诗云:“春城游女踏红绡,可是羊家静婉腰。香水栝楼刚洗去,避风犹戴鬃边貂。”京师女子冬日以栝楼涂面,春暖洗去,不为风日所侵,故洁白如玉。由此可见,直到清代,栝楼仍是女士护肤的首选。至于今日美女们是否还用栝楼美容,我昨晚专门到纬三路上的张仲景大药房问了问,只说是上海的中药店以前有玉露霜出售,现在已难觅踪迹了。  

至此,我似乎和栝楼熟识了,为了进一步加深印象,我准备买些栝楼籽尝尝,虽然有人说,吃一种东西不重要,把玩它的历史文化,可能会给予我们比维生素更有营养的东西。我想,知其味,会更有助于全面吸取它的营养。你以为呢?  

栝楼的ID卡:  

栝楼,多年生攀缘草本,长可达10米。根状茎肥厚,圆柱状,外皮黄色。茎多分枝,无毛;叶互生,近圆形或心形,雌雄异株。《诗经》称果臝,《吕氏春秋》称王菩,《神农本草经》称栝蒌、地蒌。自《针灸甲乙经》有瓜蒌之名,沿用至今。  

味甘、微苦,性寒。  


责任编辑:职钊立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

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

回复
添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