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反馈| 投稿专区| 加入收藏| 注册会员|
热门搜索:粮食小麦视频

《诗经》里的植物:有草如茅

2017/9/11 10:28:12王张应收藏

2017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

52.00

《诗经》中的白茅是一种草本植物,草叶修长,青翠柔韧。那个年轻的猎手,就地取材,将刚刚射中的獐鹿,用白茅包裹好,送给他在林中遇见的一见倾心的女子,作为见面礼。远在《诗经》年代的白茅,其作用一点不亚于后来工业文明时代的红色丝绸。如今,凡贵重礼品,其包装物里,总少不了丝绸。丝绸象征美丽、高贵,让人心生爱慕。当年的白茅,大概也有此意吧。  

《诗经》离得太远,《诗经》里的植物却近在身边。家乡的山岗、河边草地上,有一种野草名叫丝茅。阳春三月,丝茅草出芽。  

嫩芽孕育成一个细长的苞,芽头尖尖,如矛如针,也似豪猪身上的毛刺。地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丝茅草芽,如千千万万枚针矛扎地。因此,这种草芽儿在许多地方叫茅针。家乡语言比较独特,描摹事物往往富有动感,叫这种草芽儿为“茅扎”。  

嫩“茅扎”可吃。儿时,“抽茅扎”是馋嘴小伙伴们一桩快事。到山岗上去,到河边的草地上去,将那些似针矛扎地的草芽儿一根根抽拔起来。每抽拔一根,都能听见一声“唧哟”。那种很清脆的声音,给人带来一股清爽的甜味。吃过“茅扎”的小馋猫们,一辈子不会忘记那种味道。剥开“茅扎”身上一半鹅黄一半淡绿的外衣,便会露出一根细长的洁白、湿润、柔软的内瓤来。吃的就是内瓤,它除了清爽的甜味,还有一点儿面,嚼起来很是筋道。  

进入夏天,丝茅草便会开花。花白色,似絮似绒,细如小狗的尾巴。其实,它就是小馋猫们最爱吃的嫩“茅扎”白色内瓤。  

“茅扎”一“老”,那件外衣就会由里到外渐渐鼓胀起来。胀到一定程度,原先裹紧的包衣会裂开一条缝,“茅扎”内瓤即从裂缝里冒出来。遇见了阳光,接触到空气的内瓤,情绪振奋,使劲地伸展身躯,让自己最大程度地暴露在阳光下、空气中。最终,将自己舒展成一束蓬松的荻状绒花。  

有花就有实。“茅扎”的籽粒很小,小到用肉眼不容易看清,隐藏在绒花之中。  

风一吹,花绒携带着细小的籽粒,轻轻松松地离开了母体,随风起舞,飘落到或远或近的地方去生根发芽。  

感谢李时珍。若无李时珍,对于诸多植物的认知,可能还会在懵懂中摸索。老人家说:“白茅三四月间开白花成穗,结细实。其根甚长,白软如筋而有节,味甘,俗呼丝茅,可以苫盖,及供祭祀苞苴之用。”读这段话,对于白茅立刻亲近了许多。白茅并不高贵,也不遥远,身边寻常可见。当年那帮小馋猫们于其上“抽茅扎”的丝茅草,其实就是白茅。  

丝茅草性喜沙地,少见生于泥地。记得儿时“抽茅扎”,有时性急,用力过猛,会将整棵丝茅草连根拔起。抖落根部沙土,细细长长、约半寸一节的白色丝茅草根,便呈现在眼前。放在水里一摆,泥沙全无,干干净净。逢节处两个指甲一掐,“嘎嘣”一响断下一截来。送进嘴里,细细地嚼,汁水味甜,比茅扎内瓤更甜。  

这种味道甘甜的草根,还是一味救人性命的良药。《本草纲目》曰:“治吐血不止,白茅根一握,水煎服之。”吐血不止那还得了!幸好,世间有白茅在;幸好,李时珍慧眼识妙药。  

读《诗经》,遇草木。追根溯源,草木们由远及近,近在眼前。世间万千草木,皆有其独到之用。此后,断不敢轻视一草一木。  


责任编辑:万佩琪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

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

回复
添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