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反馈| 投稿专区| 加入收藏| 注册会员|
热门搜索:小麦粮食视频

《诗经》里的植物:甘棠

2017/9/13 9:52:41中国粮油网收藏

2017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

52.00

我习书法,喜爱过东汉的《张迁碑》。碑文中说,碑主张迁,籍贯豫东宁陵县,步入仕途后,先后在今天的山东东平县、河南汤阴县当过一把手。老张在山东时,被称作“谷城长”,到了河南,改称“荡阴令”。秦汉时期,人口逾万户的大县,一哥叫“县令”,不足万户的小县,则为“县长”。很显然,老张自鲁入豫,是进步的节奏。  

“老张可是个大大的好官哪!”《张迁碑》自言自语地说。他调动工作,谷城的老部下们留恋得很,眼眶差不多都湿润了。“张县长为咱县做了那么多好事,可不能叫失传了呀!”有一个叫韦萌的,积极发动若干同僚,凑份子为老领导立功德碑。很快,石工孙兴,抡起粗壮的臂膀,就叮叮当当地干开了。  

《张迁碑》把张迁夸成了一朵花。  

其中,“邵伯分陕,君懿于棠”“蔽沛棠树”,是视老张如邵伯。这邵伯即召公,就是先后辅佐过周武王(姬发)、周成王(姬诵)和周康王(姬钊)的姬奭。周成王时,将领土以而今的河南陕县为界,分作东西两部分,姬奭管西,姬旦(周公)管东。在此我要正告诸位,万不可只顾读音,轻率地将如上两位西周重臣的名字,读作“鸡屎”与“鸡蛋”。要知道,召公与周公尽管综合素质极高,也会嘴上不吭心里不爽的。  

拿张迁比召公,或有捧杀张县之嫌。若论惠政,召公简直有点儿完美得无可挑剔。“分陕”之后,他经常深入基层访贫问苦,与老百姓打成一片。这时候,一棵棠梨树出现了。它为判断案件、处理政事的他,撑起了如盖的绿荫。每当现场办公,它便会送上清风阵阵,而他也顿感精神倍增。它虽然是喑哑植物,可也懂得心疼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好男人。他尽管身居高位,却绝不是官油子,面临这一份悃悃款款的木质的深情,似乎难以找出拒绝的理由。  

棠梨,这种蔷薇科落叶乔木,株高3至5米,冠幅4至9米,有豆梨、鹿梨、野梨、山梨、酱梨、酸梨、杜梨、阳檖等别名。其根、枝、叶、果均可入药,可润肺、止咳、健胃、消食。单说果实,圆而鲜紧、红而不艳,味道酸酸甜甜中“拧”入一丝丝涩。3000年前,我们的召公就是在这样的“甘棠”树下,尽职尽责地为人民服务的。好男人、好领导、好树,匡扶正义、激浊扬清,让无力者有力,让悲观者前行。  

有一天,他死了,树还活着。人往往活不过一棵树,包括优秀的老姬。我们挽留不了他,但可以群起呵护树。高大而又茂盛的棠梨树啊,老姬同志曾在你身边住过、工作过、歇息过,谁都没你更懂他。你放心地长吧,谁都别想剪你、砍你、折你。如果哪个赖种胆敢用小刀乱画乱刻什么“到此一游”,或者在你身上抹鼻屎,你就只管到纪委进行检举揭发。纪委的电话你知道吧,就在《国风·召南·甘棠》里。  


责任编辑:万佩琪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

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

回复
添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