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反馈| 投稿专区| 加入收藏| 注册会员|
热门搜索:小麦粮食视频

“石”粮走笔:古诗咏薯

2017/9/8 9:26:41石少龙收藏

2017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

52.00

  

红薯别称多多,闽浙一带、两广和云贵赣称番薯,山东称地瓜,北京称白薯,江苏、安徽、上海、天津称山芋,湖南、四川称红薯或红苕,河北称山药,福州还称金薯,明时福建称朱薯。另外,有的地方称甘薯、番茹、甜薯、香薯等。明朝后期,红薯传入中国,随即有诗为证。200年后的1796年,乾隆皇帝向全国下了“推栽甘薯,以为救荒之备”的诏书。  

较早吟诵红薯的诗歌,有明末清初卢若腾的《番薯谣》,唱出了番薯的用途,甚至于“根蔓茎叶皆可啖,岁凶直能救天灾”,你看,红薯的根、蔓、茎、叶都可给人吃,红薯就更不在话下。当今,翠绿鲜嫩、香滑爽口的红薯叶,也由猪饲料变成餐桌上的美食。紧接着“奈何苦岁又苦兵,遍地薯空不留荄”,说的是岁凶加上兵灾,红薯被士兵挖走,连薯根也不留。清代黄化鲤的4首《咏地瓜》,写道“自从海外传嘉植,功用而今六谷争”,赞许地瓜可与“六谷”抗衡。  

红薯是迟到的舶来品,民国以前,只有明清两代诗人尽情描绘这一农作物。赖世观《晚游西郊》有“园中种植地瓜多,野菜青青暮色过”的诗句,赵熙《烧茄》有“一笑山叶宵红,更餐番薯”的诗句。徐宗勉的《咏地瓜》:“交错禾麻皆唪唪,栽培根柢乃绵绵。”“唪唪”指结实累累的样子,“绵绵”指连续不断的样子。施士升的《地瓜行》则通过“白花朱实盈郊原”“丰年穰穰满阡陌”的诗句,描写薯及薯花的颜色,描写红薯生长在原野、丰收在田野的情形。  

红薯挖出时沾泥带土,看起来模样不佳,却是食品加工的好原料。  

明末清初著名学者、诗人屈大均著有《广东新语》,清代戏曲理论家、诗人李调元对《广东新语》删节而编成《南越笔记》,书中对红薯作出如下记录:“番薯近自吕宋来,植最易生。  

叶可肥猪,根可酿酒。切为粒,蒸曝贮之,是曰薯粮。”而屈大均在《从阳曲呈邑大令》中,写过“不独薯粱火粒新”的诗句,这里的“火粒”指五谷,因五谷皆须火烧熟而食,故称。  

红薯加工成薯丝,清代诗中有所描述。1831年,澎湖夏六月旱,秋季又遭飓风袭击,后成为清代澎湖唯一进士的蔡廷兰有诗记之:“旱季晚季颗粒尽。”次年春,兴泉永道观察周凯奉命勘赈,蔡又作《请急赈歌》,周凯在《再答蔡生》中提到“十万薯丝”;在《抚恤六首答蔡生廷兰》中写道“薯丝十万石,计可尔命全”;在一首七言绝句中有“食薯丝”的字句;在另一首诗中将“薯丝”自注为“地瓜乾”,“地瓜乾”即地瓜干。陈廷宪的《澎湖杂咏》曰:“天生甘薯海中餐,细切银丝日炙乾。”胡健所写《薯米》中有“番薯当米度年华”,并留下作者注:“澎无稻粱,居人以薯乾供食,因名为薯米。”他的《澎湖歌》还有“薯乾作食呼薯米”,就是把薯乾称为薯米。  

至于红薯酿酒,也有清诗咏之。  

梁成楠的《田家春日》中有“寿以蕃薯酒”,蕃通“番”,蕃薯,即番薯,亦即红薯。前述《番薯谣》有“岛人充飧兼酿酒”之句。黄化鲤的《咏地瓜》也赞叹:“酿成佳醴异香清,太白觞飞醉月倾。”  

作者单位:湖南省粮食局


责任编辑:万佩琪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

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

回复
添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