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反馈| 投稿专区| 加入收藏| 注册会员|
热门搜索:小麦粮食视频

草色遥看:棠棣之华

2017/9/12 9:58:56王丽芳收藏

2017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

52.00

时下正热播的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中,祁同伟和侯亮平、陈海是同学,还是兄弟,而且祁同伟还差点成了陈海的姐夫。可就是这么一种同学加兄弟的关系,在欲望面前,变质变味,让人唏嘘不已———祁同伟策划陈海车祸,致其成植物人;与侯亮平惺惺相惜,却照样设下“鸿门宴”,差点使这位学弟成为狙击手枪口下的炮灰。而陈海和侯亮平,却真实诠释了兄弟情、同学谊,这也是让我想到“唐(棠)棣之华”深感欣慰的地方。  

“棠棣之华”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鹿鸣之什》:“棠棣之华,鄂不韡韡,凡今之人,莫如兄弟。”这里的棠棣是一种比喻“兄弟情深”的美好意象,开了借物比喻手足情的先河。其实用自然界的生物来比兴并非诗经时代始,它可追溯至上古时期人类对自己祖先的寻觅。据农史学家游修龄先生研究,世界各地的民族对祖先的追溯解释都一样,即认为本氏族人的最初来自某种动物或植物。而这种动物或植物便是该氏族的“图腾”。图腾是印地安语,意即“祖先”。中国的商族传说“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”(《史记》),这玄鸟(燕子)便是商族的图腾。早期的华夏族和许多少数民族共同信奉葫芦为祖先,葫芦的谐音写作“盘胡”,又称“盘古”。“盘古开天”的神话说天地人和动植物都是盘古所创造,一直流传至今。这么说来,棠棣这种植物应该是深入民心且美丽无比的。  

于是带着美好的心情去查阅资料,却发现自己被弄糊涂了。这个蔷薇科唐棣属的植物,《尔雅》中叫栘,小名扶栘;李时珍则称其为栘杨,且说“栘杨与白杨是同类二种,今南人通呼为白杨,故俚人有白杨叶有风掣之语。其入药之功大抵相近”。而《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》认为唐棣就是薁李,即郁李,还叫雀梅、车下李,也就是《北国之春》中所唱的棣棠,日本人称作山吹的花木。  

云里雾里间,白居易的故事引起了我的注意。话说那年春月,老白在长安城西南400余里的驿站里头,饶有兴致地听驿卒讲两位差官夜宿于此时,不约而同梦见自己兄弟的事。这俩差官,一个姓雍,一个姓杨,其中姓杨的叫杨虞卿,不仅是老白的好友,还是他的大舅哥。“大舅哥也在此怀念过亲人呀!”老白若有所思地在驿站里踱步,猛然间悟出了其中的缘由,于是挥笔写下一首诗:“遥闻旅宿梦兄弟,应为邮亭名棣华。名作棣华来早晚,自题诗后属杨家。”这个驿站名叫“棣华驿”,难怪。  

除了白居易,还有曹植、张九龄、苏轼等,他们都有佳句吟咏呢———曹植《求通亲亲表》:“中咏《棠棣》匪他之诫,下思《伐木》友生之义。”张九龄《和苏侍郎小园夕霁寄诸弟》:“兴属蒹葭变,文因棠棣飞。人伦用忠厚,帝德已光辉。”苏轼《生日王郎以诗见庆次其韵并寄茶二十一片》:“棠棣并为天下士,芙蓉曾到海边郛。”我算是信了,唐棣和兄弟确实关系不一般。  

这种光华明亮的花木呀,你到底长啥样呢?古人的观察结果是:棠棣花的花瓣为花萼遮挡风雨和烈日,而花萼则坚强地将花瓣托起来,这就是兄弟之间互相帮扶的典型写照。我在3000年后的郑州的春天看到的是:雪白的棠棣和金黄的连翘相互簇拥,竞相绽放。五片椭圆形的花瓣中央是黄色的花蕊,三四朵为一簇,茎长而花下垂。拉近一枝轻轻嗅,香气是极纤细的。与白色的棠棣相隔不远,同一片西府海棠毗邻的,是粉色的棠棣。  

花很艳丽,香气浓郁,恰如披上嫁衣于归的女子。看到它们,仿佛走进了《诗经·召南》:“何彼襛矣,唐棣之华。曷不肃雝,王姬之车。”是什么这么艳丽啊?是唐棣的花儿呀。怎么能不恭敬和顺啊,周天子的女儿要出嫁呀。  

天子嫁女,唐棣灿灿,桃之夭夭。但这明丽繁盛的时光是短暂的,瞧,谷雨已款款而来,唐棣和桃树也开始孕育果实,国色天香的牡丹正接过“惊艳天下”的接力棒。这时节,我想问下唱红《牡丹之歌》的歌唱家蒋大为先生:棣棠非棠棣,当初您首唱《北国之春》时,将“棣棠丛丛,朝雾蒙蒙”改为“棠棣丛丛,朝雾蒙蒙”,莫非也是受《诗经》中的“棠棣之华”所感染呢?


责任编辑:万佩琪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

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

回复
添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