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反馈| 投稿专区| 加入收藏| 注册会员|
热门搜索:粮食小麦视频

中化牵手中储粮转变为农业央企?

2017/6/13 17:25:43匿名收藏

2017年1月中旬,中国中化集团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化集团”)忽然宣布与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储粮”)在北京举行战略合作协议签字仪式,双方建立长期稳定战略伙伴关系,在政策性收储、储备轮换粮、现代农业服务等多方面开展广泛合作。


作为传统能源化工企业,中化集团在宁高宁的带领下做强农业。


弱化能源做大农业?


做能源还是做农业,对宁高宁来说,是一个选择题。


据了解,2014年6月20日,受需求下降、美元升值、地缘政治纷争、石油输出国组织(OPEC)产量及美国页岩气产量增加等影响,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。


国内中石油、中石化和中海油尚且度日艰难,而排行能源企业老四位置的中化集团,更是举步维艰。


下属子公司中化国际(11.580,-0.55,-4.53%),2016年中报净利润1.67亿元,同比下降53.1%,中化化肥公布截至2016年6月底中期业绩,盈转亏蚀4.32亿元人民币,每股亏损0.0615元。


中化集团一直认为自己是唯一经营化肥、种子、农药三大农业投入品的中央企业,而宁高宁又来自粮食航母中粮集团,中粮一直在粮食下游贸易环节做得风生水起。


银河证券分析认为,“宁高宁‘主政’中化集团,其并购整合能力和打造农业产业链的思路,契合了中化集团的优势产业和当前国内外中国农业面临的挑战,将对中化国际以及扬农化工(36.080,0.40,1.12%)和江山股份(19.810,0.08,0.41%)等未来的资本运作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。”


而宁高宁的多数资源来自于农业。


在中化集团与中储粮的合作中,宁高宁的人脉优势凸显。


2017年1月中旬,中化集团忽然宣布与中储粮在北京举行战略合作协议签字仪式。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与中储粮总公司董事长吕军见证了签约过程。


“吕军是宁高宁的老部下。”一位原央企高层人士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透露,“中化在与中储粮进行联合。”


根据协议,中化集团将通过下属中化现代农业有限公司为中储粮政策性收储、储备轮换粮、国有农场转型开发等提供订单种植、全程托管、技术托管等服务,同时,双方将在收储设施、粮油销售和人才培养等领域展开合作,携手为国家粮食安全和农业现代化转型发挥央企协同引领作用。


一直以来,政策性收储、储备轮换粮都是各大企业的盈利“必争之地”。如果中化能够参与到中储粮代储业务,将成为其企业新的掘金点。据了解,每年,中储粮总公司除充分利用直属库存储中央储备粮外,还委托一部分地方粮库和社会仓库代储中央储备粮。


一位农业分析师向记者透露其对中储粮代储企业的走访调研,“根据我们对多个承担国家代收代储任务企业的走访,仓储设施的建设成本大约为100元/吨。其收益则主要来自政府的补贴,收购当年政府向承储企业发放50元/吨的收购费用,在存储期内政府每年向承储企业支付86元/吨的保管费用。承储库每年有60~70元/吨的利润回报。”


转变为农业央企?


“中化正在向农业企业转变。”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向记者表示,“在2017年,中化集团还会有更多的举措推动转变。”


李锦指出,“中国的央企中还没有一家农业大央企。”而中粮也是以农业深加工和贸易环节为主。


“中化向农业转型的力度加大,是国家的需要。不光是国内发展,农业要强化,走向世界,这样空间大。”李锦指出,“‘一带一路’上很多国家都是农业国家。”


而中化对自己的介绍是,中化集团是唯一经营化肥、种子、农药三大农业投入品的中央企业,以先进的科技、优质的产品和专业的服务,致力于发展成为中国最大、世界领先的农业投入品综合服务商,为中国及世界的粮食安全和农业发展做贡献。


2016年,中央屡次力推农业供给侧改革,并将供给侧改革作为2017年农业工作的重点。


有分析认为,中国农业无论是在规模、效率,还是在竞争能力上,都不能适应国际竞争日趋激烈的挑战。中国农业产业化经营水平不高,没有大粮商、畜牧商、园艺商和食品加工商参与国际市场分配和竞争;此外,中国农业在根本上不具备与那些在生产组织上已经产业化、集约化、规模化和商业化程度极高的国家农业进行竞争的能力。


“而中国的种业,也没有和国际巨头竞争的能力,尤其是转基因的科技能力。”一位外资粮食企业高层向记者表示。


在推动中化调整重点到农业,宁高宁也更得心应手。


宁高宁是真正留学并具有高学历的央企领导人。1983年宁高宁通过全国研究生考试公派选拔赴美留学。他所学的专业是财务和金融,随后在华润工作18年,通过资本运作,把华润打造成为一家多元化的企业,宁高宁在华润期间,华润的地产领域得到了快速发展。


2004年,宁高宁来到了中粮,当时的中粮集团还严重依赖粮食贸易加工的基础领域的央企。


随后,不断有更小型的粮食企业并入其中,不断形成中粮目前的规模,并被称为中国粮油领域的“巨无霸”。


在这一时期,现任中储粮董事长的吕军在中粮主管油脂业务,并参与过化解食用油价格上涨危机。


此次,中化成功与中储粮对话,对中化走出能源困境有着重要意义。


李锦认为,中化与中储粮是合作伙伴关系,不是重组合并。上下游产业链条激活,互动经济,双方带来益处,进行业务重整。这让中化集团更充分地向农业方向发展,我们国家农业方面还没有大央企。


责任编辑:songhl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

粮油市场报新媒体产品群

回复
添加评论